返回列表
  • 【新富首席战略顾问】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专访
  • 发布时间:2017-03-03 10:45:06
  • 2017年全国“两会”正式开幕之际,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带着他的提案之一关于“突破小贷制度瓶颈、加快普惠金融创新”,3月1日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


    梅兴保曾担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中国银行外部监事,作为上一轮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主导的政策性债转股的亲历者、AMC商业化转型的见证者,他对普惠金融、市场化债转股、AMC转型发展,以及金融监管改革等热点问题有着自己独到的观点。


    AMC探索多元化、可持续经营模式

    第一财经:截至去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改全部完成,中国东方和长城资产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准备上市。未来四大AMC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定位是怎样的?

    梅兴保:资产管理公司应该是金融机构改革转型的一个新业态,也是单向分业经营向综合经营的一个有益探索。

    近年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取得了快速发展,前几年经济上行,很多公司抓住机会再融资获得了好的回报,目前经济开始下行,不良资产率上升,又给AMC市场开拓提供了新的机会。最近5年,四家AMC无一不是两位数的利润增长率。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原本政策性出身的资产管理公司转型成为现代股份制的金融企业,竞争压力也与日剧增。因此,面向市场的第一要务是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经营模式,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要多元化。目前来看,四家AMC几乎都拿到了资管全牌照,业务拓展的速度非常快。例如,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不良资产还是作为重要的业务方向发展,同时它也有三、四个有实力的品牌,一个是东兴证券,目前已经上市;另外还有一个中华联合保险;第三是大连银行。其他三家资产管理公司也有各自的特点和优势,基本格局是一业为主,抓几个重点,业务多元。当下,资产管理时代已经到来,小到个人理财,大到一些资产配置和服务,这些都给资产管理公司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市场化债转股也要有政策引导

    第一财经:“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背景下,去年新一轮债转股正式启动。但实际上,从这个建议被提出,到去年有项目正式落地,关于债转股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对此你如何看待?

    梅兴保: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在上一轮债转股中发挥了最主要的力量,最有经验。就我个人来说,在资产管理公司任期内经手过很多企业债转股,从审批到有限的管理,从股权持有到退出,整个过程都经历过,我深有体会,上一轮债转股确实是解决当时国有企业和金融行业双重困难的一个有力武器。

    债转股是帮助企业去杠杆最有力的措施之一,降低企业负债率立竿见影,对去产能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所以,去年“两会”期间,我呼吁用债转股来解决目前经济下行中的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等问题。2016年国务院提出把债转股作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措施,我建议,下一步,发改委、央行、银监会等有关部门应加快出台专门的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的指导意见,对于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的条件、过程、如何管理及退出等给出详细的指导。

     

    第一财经:上一轮债转股是政策性的,当下的债转股最主要的特点是强调市场化,两者有什么不同?政策性债转股可以为市场化债转股提供哪些可借鉴的经验?

    梅兴保:过去主要是政策性债转股,也尝试过商业性债转股,但是做的比较小。最主要的区别,简单来说,市场化就是两家谈判,价格谈得拢就做。而政策性就是按照国家给的价格,把债权转移过来,然后履行一个股权登记和工商登记手续就可以了。此外,当时政策性债转股不允许资产管理公司对于债转股企业进行日常管理,只是作为股东开会去一下,不管你占有的股权是多大。

    这也为我们今后搞商业性债转股,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办法。市场化债转股首先要与对口银行进行商业化谈判,对资产进行评估、定价,市场化债转股需要注意的是,要选择有价值的企业,确保自己所购买的资产最后能够赚钱。在企业的选择上一定是要成长性好的,是暂时困难的。比如,一些机械加工装备行业,或者个别钢铁企业、物流企业等,而不是僵尸企业、产能过剩行业。

     

    第一财经:此轮债转股的大幕目前已经拉开,五大国有银行都设立了自己的专门机构,一些股份制银行也在积极部署,通过与资产管理公司合作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等形式积极参与到债转股中,这样做的好处和弊端在哪里?商业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如何通过合作实现共赢?

    梅兴保:如你所说,这一轮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参与到债转股中,商业银行自己设立资产管理公司后,一些债权就会优先给自己设立的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儿子和父亲”中间协商一个价格,当然这个过程中间,财政部或许会参与评估,确保不会出现国有资产评估不公正。但总体而言,整个过程的成本就大大降低了。

    此外,对于商业银行来说,除了考虑成本问题,关键是留住了核心客户。因为债转股的对象大都是银行最好的客户,银行舍不得把贷款抽回来。

    但是这种模式也并非没有弊端。目前这种内部运作的方式受到了主管部门的质疑。因为,这相当于把自己的东西拿到自己的口袋,还是逃不出“关联交易”,或者是大银行之间交叉持有,逃不出《商业银行法》的框架。所以,这需要倒逼大银行从大局出发,真正的把债转股的债权给专业的公司去做。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一轮债转股中,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作是从多方面进行着,而且很有前景,两家通过战略合作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比如,有些银行想要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最好的方式是和资产管理公司来合资组建,大股东可以是银行,可以兼董事长,但是具体的经营操作规范可以交给更有业务经验的资产管理公司去做。我相信,今后股份制银行、地区性的商业银行更多会采取这种办法。需要强调的是,在债转股的问题上,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作绝不仅是项目的合作,一定是股权的合作,是最真实的、最根本的合作。

     

    第一财经:这一轮债转股中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是“明股实债”,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梅兴保:“明股实债”这种现象有它存在的背景,首先是金融机构对成本资金的回报率要求比较高,对回收期限也有要求,当债转股对象企业看不到前景的时候,就只能通过私下的协议,比如,我给你先暂时解决困难,然后承诺过两年,企业用适当的资金成本再加一点利润买回去。这样的情况是有可能存在的。

    一旦出现这种问题,就说明你做债转股的条件还不成熟,或者需要更广阔的“招商”,可以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做,还有20多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其他的公司。所以,这就要国务院批准几个主管部门出台统一的实施债转股的政策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不能有“抽屉协议”。

    市场化债转股要么不做,要么情愿慢一点做或者规模小一点做,也不能有“明股实债”的情况出现。

     

    第一财经:市场化债转股难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就是金融机构更青睐有保障的行业和企业,而一些落后地区、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就会更加鲜有人问津。比如,背靠国资委的大央企最先获得债转股的机会;一些经济发达、实力强大省份的地方国企也相对具有优势,而像东北等地区的企业一旦提出债转股就被债权人激烈反对。市场化和政策性如何平衡?

    梅兴保:债转股是银行的资产转为股权,虽然用市场化的办法去做,但是还是有很强的政策性,它的政策性表现在政策导向和产业导向上。我认为,东北、山西这些能源重化工的基地,更加是我们要重点发展债转股的地方。从长远来看,我们国家资源是有限的,重化工为代表的实体经济的“母鸡”,无论今后发展是什么情况,结构怎么调整,它的地位是不能动摇的,所以说这些行业现在的困难是暂时的困难,我们的金融机构应该按照政策导向积极参与到东北那些地方的债转股中去。而且,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东北地区一些企业的经营状况逐渐好转,今后还会更好。未来,国家的销量这么大,投资还有这么大的潜力,城镇化还有这么多投资,再加上国际形势,所以能源、煤炭、钢铁还是很有前景的。而债转股的初衷,就是帮助有前景的企业解决暂时困难,希望今后国务院出台专门指导意见,往这种地区、这种产业去引导。但同时,要采用市场化的办法,使金融机构不吃亏。

    此外,还有一个建议,目前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债转股存在一个资金成本的问题,资产管理公司不比银行,要拿出巨额的资金来购买债权,负担还是很大的。建议央行能够给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再贷款的优惠,当资金成本降低,跟企业谈判的时候,价格就下来了,借用了政策性的一部分做法,与市场化相结合。

     

    2017年金融监管改革会有大动作

    第一财经:2017年金融监管的改革也是大家重点关注的话题,是否会有实质性的进展?

    梅兴保:金融监管体制改革2017年一定会有大动作,因为这是整个金融业改革最核心、最重要的部分。监管体制怎么改革,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了。今年中央一定会加大对于监管怎么改的决策的步伐。总体改革的思路将会是,第一,统一监管后一些职能部门会做统一的整合;第二,会把新业态、新金融的问题纳入到一个综合性的监管中,让监管不留空白,不留死角;第三,国内国外的监管会统一;第四,对于金融消费者保护和风险的救助,会有一个明确的机构来负责等。


    互联网金融审慎监管应常态化

    第一财经:你今年“两会”的提案是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目前这个领域存在怎样的问题?

    梅兴保:普惠金融是最近几年我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在中国经济走向全球化、市场化的时代,政府特别是宏观经济的主管部门应该特别关注这个领域。而小额贷款公司是介于互联网金融和大银行之间的普惠金融代表性的机构,它为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提供金融服务。但是,最近两年伴随经济下行的压力和一些其他原因,小贷公司的发展受到限制。目前全国范围内小贷公司大约有8673家,贷款余额9273亿元,均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同时,一些小贷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因为风险防控措施不到位,暴露风险而关门。

    法律定位不明确、监管标准不统一、跨区域经营受到限制等问题制约着小贷行业的发展。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支持它的健康发展,这是普惠金融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一财经:目前去金融杠杆、抑制资产泡沫的大背景下,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不断趋严,这是否会给新的金融业态的发展带来制约?

    梅兴保:目前,整个金融监管是在不断收紧从严的,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也不例外,我认为,这是一种及时的监管思路和政策的调整。实际上,大概4年前,也就是互联网金融或者说小微金融新业态发展的初创时期,国家对于互联网金融实施适当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留下了余地和空间。

    经过几年的发展,大众对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已经看得比较清楚,而且受众面足够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很多居心不良的人想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幌子“捞一把”,例如,个别地区出现互联网金融平台涉足非法集资的案件,还有一些平台涉足理财、资产证券化等等自己都没搞明白的业务,还有一些和地方交易所平台配合,做一些层层绑定、嵌套的产品,把消费者绕晕。这些都蕴藏着极大的风险,要防微杜渐,通过严格的监管使风险不会引爆,所以目前监管的思路和理念应该是基于常态化的审慎监管。

     

    关注【新富金融】公众号加入VIP赚钱俱乐部

    新富金融是新富资本集团旗下创新互联网金融平台。集团管理资产规模超150亿,战略布局房地产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量化对冲基金及创新金融五大版块,互为增值、业务协同,为各大企业和个人提供多元化资产配置服务。 

下一篇